<
党政新闻

24个省250个地级市副市长配置调查:6-8名属常态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2-11 18:02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出,要优化政府组织结构,严格控制机构编制,严格按规定职数配备领导干部,减少机构数量和领导职数,严格控制财政供养人员总量。

  近日,记者调查全国24个省级行政单位中250个地级市的副市长数量。结果显示,尽管各市经济、人口规模存在巨大差异,但6-8名副市长几乎是“常态配置”。

  据媒体报道,国务院已于2008年明确提出,“国务院各部门领导职数明确为一正四副”,但对地级市应配备多少副市长并无具体规定。

  近日,新京报记者登录全国24个省级行政单位中的250个地级市政府官网,对副市长配置数量进行了统计。统计发现,250个样本中,副市长数量从2名到10名不等,而配置6-8名副市长是常态。

  数据结果显示,250个地级市共有1750个副市长(不含挂职副市长),平均每个地级市配置有7名副市长。数据表明,共有219个地级市配置有6-8名副市长,分别对应有54个、109个、56个地级市,占样本数近87.6%。

  样本中,副市长数量最多的地级市是四川宜宾和江西赣州,各有10名副市长;而9名副市长的地级市也有14个。

  甘肃省酒泉市副市长数量最少,只有2名;安徽省宿州市和安徽亳州市副市长数量也较少,分别为3名和4名;配置有5名副市长的,共有12个地级市,分别为湖北鄂州、湖北襄阳、四川达州、广西柳州、河南许昌、甘肃白银、甘肃定西、山西运城、山西晋城、山西临汾、黑龙江大庆、宁夏石嘴山。

  根据本次抽样调查,在地级市政府领导班子的组成上,除市长及副市长外,通常还配置有1名市政府秘书长及2-3名副秘书长。这些信息也在大多数地级市政府官网上有公示。

  但记者统计发现,个别地级市在副秘书长配置上数量“突出”。如广东韶关配置有8名副秘书长、广东汕尾有6名副秘书长、广西来宾和甘肃庆阳各有7名副秘书长。

  “一方面是对政策贯彻不严,另一方面是缺乏监督”,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称,“既然有任命权,也必须发挥制度平台的监督作用”。南京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赵晖也认为,目前对领导职数监督的频度强度不足,具体的、可操作的监督法规以及配套监督手段匮乏。

  此前,媒体多次呼吁精简领导职数,中央也数次提出改革,成效甚微,对此,竹立家认为,“根本上还是由于官本位思想造成的官位扩张”。

  赵晖认为,各地方政府倾向于从部门利益出发,努力争取可以牟利的职权,出现超编现象。对于各级干部来说,晋升一级意味着更好的待遇、更多的权力。而如果削去副职职位,意味着断了许多人的前程,是得罪人的事情,所以政府部门不仅不愿削减,还会想办法为下级谋取更多职位,导致了副职膨胀。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马庆钰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副职设置过多,会增加决策与执行的沟通与协商成本,一个决定在形成中的会签、审签、审批的空间与时间距离都会大大延长。

  他还称,增加一个副职领导,除增加了决策执行环节和沟通成本,还会增加相关待遇。“一个地市级副职领导一年总要产生几十万的职务开支,这是明显的行政成本。”

  另外,赵晖还称,其实副职太多还有诸多隐形成本,如降低了行政效率、影响了政府形象、增加了空间等等,且影响深远短期难以恢复。

  近日,新京报记者对全国24个省级行政单位的250个地级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数量进行统计,结果显示最少的甘肃省酒泉市副市长配置仅有2名,最多的江西省赣州市和四川省宜宾市,则配置了副市长10名,两者相差4倍。不过在人口数量、经济发展等方面,酒泉市与赣州、宜宾两市的发展程度差距较大。

  但即使发展程度相近的城市之间,副市长的数量也有很大差别。决定领导职数的,除人口数量、地区生产总值、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等外在因素外,与政府日常工作的分工、专项工作的多少及安排情况等,也有紧密联系。

  有专家认为,在现有规定中,未明确地方各级政府的领导职数,留下的自由裁量空间太大,也是领导职数膨胀的原因。

  同属中西部地区地级市、各方面情况相近的四川宜宾与山西临汾,在副市长数量配置上,宜宾市要比临汾多出一倍:宜宾市有副市长10名,临汾市5名。

  目前,在临汾市政府领导班子中,与5名副市长相对应,政府日常工作也分成了5部分,宜宾市则将市政府日常工作,划分给了10名副市长。

  不同于临汾市政府分工“以统为主”,宜宾市将工作范围划分得更细。临汾市一名副市长同时负责发展改革、交通物流、住房建设、城市规划、环境保护、公安、司法、消防等方面工作,而宜宾市则为公安、司法、信访、应急管理等工作由一名副市长来分管,发展改革和交通运输则交给了另一名副市长。

  在地方经济发展过程中,各地通常都有相应的专项工作,并由副市长一手抓。临汾市将山西(国际)陆港园区建设开发工作,纳入到负责市人民政府日常工作的副市长工作范围。

  宜宾市则设置了3名副市长来主要负责工业园区、临港开发区及机场迁建等专项工作,同时分配一定的日常工作。

  2008年11月,辽宁省铁岭市因有“9个副市长20个政府副秘书长”而被媒体广泛报道。昨日,记者在铁岭市政府门户网站看到,目前铁岭共有7名副市长。对比2008年和现在各副市长的分管业务发现,曾经9名副市长所分管领域的工作,基本都由现任7名副市长承担。

  通过对比发现,较之前9名副市长,现任7名副市长的分管工作更多。例如,现任副市长尹正伟的分管工作中,开原起重机械制造产业集群、市星悦南岸项目建设管委会两项工作,在原来的副市长分工中并未出现。

  同样,河南省新乡市也曾被报道有11名副市长。据昨日新乡市政府网站显示,新乡市现在副市长已降为8个,负责承担过去11个副市长的工作。

  2012年6月有媒体报道称,安徽芜湖市共有11名副市长。后芜湖市政府公示的名单显示,至去年6月芜湖市只有5名副市长。

  昨日,记者打开芜湖市政府官网发现,除两名挂职副市长外,该市又增设了两名副市长,共有7名现任副市长。

  新增的副市长中,有一名负责“商贸、信息化、政务服务、招标采购、政务公开等方面工作”,并分管商务局、供销社、招标采购服务中心等部门。而“招商”工作在此前则纳入工商领域,由一名副市长统一负责。

  2007年5月,国务院制定并施行了《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机构设置和编制管理条例》,条例未对地方各级政府的领导职数做出规定,只提出“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行政机构的领导职数,按照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的有关规定确定”。

  然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中,也未规定地方政府工作部门正职和副职的职数。目前,全国大部分省份也未针对地级市政府的领导职数做出明确限制规定。

  南京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赵晖认为,目前的编制规范文件缺乏刚性,“原则上可以设”、“必要时可以设”、“一般可设”、“若干”等类用语泛滥,留下的自由裁量空间太大,“这是领导职数膨胀的重要因素”。

  安徽省政府2006年提出的《安徽省行政机构设置和编制管理规定》中称,省人民政府的行政机构,领导职数为5名。但该规定又指出,“省人民政府行政机构的领导职数确需超过前款规定限额的,由省机构编制管理机关提出方案,报省人民政府批准”。

  赵晖表示,“根据工作需要增加”,在无明确数量规定的情况下,例如“根据工作需要增加”的规定为增设副职留有余地,使得“副市长”的设置更显“随意”。

  “根据工作需要”,是目前增设副市长的主要标准。调查发现,不少地级市在安排重点工作时,倾向于特别增设“专项”副市长来分管具体工作。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称,“按照国外的经验,副市长一般都是3名,我们应该根据经济、社会等综合发展情况来定”,而不应该针对专项工作来专门增设。

  对于是否应效仿提出明确的数字规定,竹立家表示“没必要一刀切,但不应该超过5个”。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方正邦称,职数应该是多少,没有一个准确的计算法,应该是根据政府职能来定,职能的多少决定职数的多少,“越少越好,很多时候就是为了养官”。

  此外,“上行下效”也是一个重要的参考标准。竹立家认为,对于地级市副市长的职数,中央和各省应该参照国务院对部委领导职数的配备规定,做出明确规定。

  赵晖介绍,2006年下半年开始,全国地方党委开始集中换届,中央确定地方党委一般只设两名。经过改革,现在“一正两副”成为常态。他认为,国务院各部门目前也已明确提出“一正四副”标准,地方政府应该以“顶层行动”为标杆,进行副职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