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新闻

陕西权威人士谈南航事件:宣传稿其实无所谓基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1-24 09:16

  本期,我们邀请权威人士方彬蔚来谈论“南航事件”,方先生从事深度调查报道多年,对陕西政经领域认知颇多,特别擅长区域经济、地方产业的研究性报道,同时也起底过多起IPO、官员涉贪大案。粉巷财经(微信ID:nbdfxcj)此前刊发的人事调整、魏民洲贪腐等文章,均是出自其笔下。

  答:本身就是一个“乌龙事件”,从目前的公开资料来判断而言,政务团并非是全部坐在前11排的。譬如,网上能够看到的部分登机牌——西安市委副秘书长杨建强的座位是47A,西安市投资合作委员会主任邢欣的座位是41K,泾河新委会副主任陈建权的座位是50H,西安市市政公用局副局长龚坚城的座位是44K。

  单纯就这一点来说,南航的宣传稿所称的全部安排在前11排,并且要有所隔离的说法,跟事实是有出入的。同时,按照一个调查记者的思维而言,我对南航宣传稿里面的多种提法是存怀疑态度的。

  答:首先,明确第一个问题,企业的宣传稿是给谁看的?它影响或者说传播的对象肯定不是社会公众,而是南航公司或者说民航总局的领导,撰稿作者本身的动机其实就是要给领导表功,在撰稿时必然是能将事件的难度拔的越高,做的工作越到位,客户的要求越多越好。

  再次,这也就是我们专业媒体人所说的“新闻稿”和“宣传稿”的最大区别,新闻稿是必须基于事实,不能有虚假、拔高的成分存在,而宣传稿其实是无所谓的,拔得越高,宣传得越到位,所以经常会出现脱离事实的情形存在。

  答:隔离和特权可以放在一起来看的,我觉得要放在怎么样的语境下去看这个问题,在航空公司的宣传稿而言,隔离可能是他们的行业用语。但是,放在网络舆情之下,隔离就成为特权的象征了。

  另外,分机上要做隔离,怎么隔离呢?在前11排和群众中间拉个帘子?如果有这样举措的话,我觉得就有点过分且无趣了,那么他就确实是一种特权了。

  至于是否人员过多的问题,在西安生活过十年以上的人,对西安前面几任主要领导班子的感触是比较多的,特别是魏民洲时代,基本是囿于权术之争、眼界和认知的问题,而罔顾城市发展,更谈不上大范围的组织招商团的事情。

  在一个西安人看来,我觉得一个为城市谋发展的政务招商团,60多人还真不算多。毕竟它不是出去游山玩水去了,而是去招商,去引资,去对标先进城市去了。对待这类有理想、有思路、有作为的官员,我们还是要保持一个理性的思维去看待。

  答:在我看来,所有的问题归咎于南航撰稿作者是有失偏颇的,从其工作的性质而言是没有错的,本身就是给企业做宣传,为了能让上级领导看到他们工作的辛苦、努力、不容易,拔高一些内容是企业内宣,特别是国有企业内宣的常规手法。

  要说问题的话,出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刊发的网站本身不具备新闻属性,它对企业的内宣文章,不会按照新闻的真实性原则进行审核。

  我查了一下民航资源网的股东,是一家叫合肥航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合肥航联的股东是飞鸟科技有限公司(常用的航班查询信息“飞常准”的公司),飞鸟科技被携程网旗下的上海华程西南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所控股。

  所以,你希冀民航资源网这么一家连二级新闻网站资质都不具备的商业网站,按照新闻要求去审核稿件的真实、客观与否基本是不可能的。

  第二个方面,是几家媒体的微信公号再发布评论稿件之前,也忽略了上述客观事实,站在一篇企业内宣文章的基础上,没有去求证、核实其评论事件的真实性,评论文章撰写的有些盲目,难免不会出现指向性失误的问题。

  答:首先是撰写相关评论的媒体同行,虽然文章是在微信公号刊发,但是对新闻评论真实性的追求不能马虎和大意。一定要避免一处失实,处处被动的局面,这绝对是不能马虎和大意的。

  答:这一届西安的两位主官,其实最有可能将西安带入“鼎盛时期”。这种研判是站在对两位主官过往经历和上任后举措的基础上的。王永康的眼界、认知、格局、勤奋在陕西官员当中是很少见的。当然,这与其在浙江任职多年的积累有很大关系,我在粉巷财经(微信ID:nbdfxcj)曾写过一篇《王永康的“药方”和大西安的“龙眼”!》的稿子,对王有过一个系统的阐述。

  上官吉庆其实也是陕西本土官员中的代表之一,其执掌宝鸡市的过程中,在当地的口碑和官声也还是不错的,其执行力很强,思维也比较活跃,也是有想法、有思路、有谋划的地方派官员。

  答:这种信心,其实来源于两个方面。首先是西安自身的禀赋,这一块在《西安荣膺“中国第三城” 它紧跟京沪的原因……》的报道里面有详细的阐述。其次,是中国从海洋时代向陆权时代转型背景下的“一带一路”机遇,而这与西安的核心地位、城市发展、未来前景可谓息息相关。

  所以,西安的发展其实缺乏的主要是一个懂经济、明思路、有谋划、有想法、和谐共进的领导班子,方才能不辜负时代赋予这座城市的发展机遇。假若没有这么一个前提,再好的机遇也都是浪费大好春光而已。

  答:未来的十年,其实就是大西安规划的落地,亦即西安和咸阳合二为一。毕竟,在能源经济低迷的情形下,这是陕西“十三五”期间的唯一抓手,也是两座城市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答:单凭领导个人再怎么操劳、怎么辛苦、怎么招商,没有建立一支执行高效、贯彻有力的行政队伍起来,西安的发展状况往往会是事倍功半,我觉得王永康此前派遣西安的青年干部去杭州、成都、武汉几个地方挂职的这种举措,是非常有用且在后期会有实效显现的。类似这样的举措,还应该再多一些,不仅仅是要外派出去学习,还要争取做一些引进来的工作,譬如针对全国党政体系内的青年干部进行公开选调,争取优秀、有为干部到西安工作,增强夯实西安的干部队伍基础,为西安的后续发展打造一支有思路、有谋划、有进取心的公务员队伍出来。

  不过,可以再说点对西安发展的建议,我觉得,王永康前期通过整顿吏治、通过擂台赛来察人、外派挂职干部致学、打造良好环境来营商、对标其余城市补短之外,还应该再重视一个环节,就是城市的系统性营销,这其实是西安最近两年的一个短板,应该说王军从西安市委宣传部部长任上去西咸新区之后,西安的城市宣传和推广营销开始缺乏系统性思路,而城市营销对城市的发展和人才的凝聚、企业的吸纳都是非常大的助力。

  答:说到城市营销的事情,就又不得不提西安的另外一个问题——无论是电视台,还是报纸,或者说新媒体,在全国范围内都是泛乏可陈的。在新媒体领域,上海有澎湃新闻、成都有红星新闻、封面新闻、重庆有上游新闻等等。

  而西安可以说全国的区域性城市中唯一没有在新媒体领域做系统布局的,媒体竞争的介质早已发生很大的变化,抓不住移动终端这一波风潮,西安的地方媒体还会陷入更加困难的囧境。

  包括像西安发布平台,在内容生产方面相较报纸要鲜活多了。但是,在APP和微信公号的版式设计方面,还停留在上个世纪的审美标准上,过于传统和保守。其实,它的步伐可以迈的再大一些。

  答:另起炉灶,不要在传统媒体之下去搞新媒体项目。要打破地方传统媒体的体制、资金、人才方面的桎梏。同时,要敢于引进外埠的资金、人才资源进来。

  譬如,西安几家国企可以进行注资,单独成立一个西安新媒体传播集团,同时引入一些具有新媒体运营资源和经验的传媒集团作为股东,这家新公司着力做好移动终端的整体发展和后续布局,否则按照传统思维去做的话,还是死路一条。

  答:压力倒罢了,虽然出现了一些小纷扰,但是并不影响大局。我对魏民洲的了解还是很深入的,但是有些事情是没办法呈现纸面的,力透纸背还是要讲究尺度问题。